1

    谢遥觉得自己可能是表现得太无害了,不然怎么会有人在这种时候找他麻烦?

    荒芜之地派到北凉的人很不喜欢这里的环境,时时刻刻都想着赶紧回家,但北凉这边又走不开。

    后来便借助着这些养殖的灵兽在荒芜之地跟北凉接壤处开了店,专门烹饪这些灵兽,色香味俱全,品味上佳。

    原本只是路过这里打算去北山乘凉的中原人觉得不错,北凉和荒芜之地的饮食习惯并不一样,跟中原也不太一样,这些中原人一尝还觉得很有意思。

    随着路过这里停留的人越来越多,就有人开始想去北凉玩了。

    驻守的人:“……”诚不欺我,中原人的胆子真的是大。

    但有钱摆在面前,怎么可能不去赚呢?

    于是在这里的修士就凑合凑合,找荒芜之地商量了一下,要了点钱在北凉根据他们的住房又搭了一些,给这些非要来玩的中原人住。

    北凉没什么好玩的,就是风景很不错,无边辽阔草原,天水一色的镜水湖,还有在草原上肆意奔跑的灵兽。

    中原人表示玩得很开心,还时不时吟诗几首。

    还没学到作诗的荒芜人尽量捧场:“好诗好诗。”

    北凉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莫名其妙跟荒芜之地联系到了一起:“……”

    他们还做着干完活了就窝在北凉的美梦呢。

    魔修们也不知道该拿他们怎么办,毕竟这是跟荒芜之地有仇的北凉啊,他们现在还是侵略者……

    谢遥听完表示:“该给的钱就给,哪个部落愿意合作就在哪个部落那里办,不要强求。”

    他也不是很在乎一个北凉。

    北凉:“……”为什么有种被嫌弃了的感觉?

    原本这些都是散户,谢遥还不知道这些事情,但后来看着规模变大了,这些人还没有经验,有些地方做的还是不够好,他想着也不是坏事,就让荒芜之地的人过去教一教。

    北凉人一开始一点都不欢迎这些中原人过来,但后来他们发现,荒芜之地的确是给了他们分成的,而且一些北凉人视为神圣之地的地方他们也不会带人过去。

    那些草原啊湖水啊,其实对北凉人没什么吸引力,看着这些捧着书作着画的中原人还经常嘀嘀咕咕:“搞不懂这些中原人,就一湖咋就能看一天呢?还不如去打猎玩。”

    身旁的人想了想:“可是这就是他们所说的情怀吧。”

    “……中原人可真是麻烦。”

    一些部落禁不住金钱的诱惑,还是答应了荒芜之地的要求,将自己这边开放给外界,有时候还暗地里鄙视一下这些在他们眼里没什么见识的中原人,然后让他们观看北凉草原雄鹰的英姿。

    羡慕吧,弱弱的中原人!

    荒芜之地:“……”你们是不是有哪里跑偏了?

    2

    而一开始在边界地区开的店慢慢扩展到更深的地方,然后又覆盖了西廊、荒芜之地和北凉三地的交界处,还偶尔带北方玩一玩。

    谢遥也没想到中原对吃还挺有想法,这些店一开始就只是摆几张桌子在外面,后来开始修层楼,现在已经是分店林立,层层楼阁,一点看不出当初寒酸的样子。

    然后来荒芜之地试图跟他谈判的人便不干了:“你这是意图收买北方,称霸北方!其心可诛!”

    谢遥:“……???”是他开的店吗?不是啊!那为什么又是他背锅???

    魔修:“……”这个我们可以作证。

    谢遥都被这些人清奇的脑回路气笑了:“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