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狗子,要不是萧铣头脑发热,把我赐给你,你这个没有出息的家伙,就等着打一辈光棍好了。”丽娘毫不示弱。

    “萧三多又咋滴?有本事你去找他,让那买的把你给接回去啊。你以为没有你,老子就活不下去了。”萧四狗劈头盖脸地朝丽娘打了过来。

    只见丽娘身影晃动,人已经绕到了四狗子的身后,对准萧四狗的后颈就是一火筒。可能下手太狠了,萧四狗噗通就倒了下去,后脑碰在了地上,他腿脚抽搐了几下,晕厥过去了。

    此时,门外响起了笃笃笃笃的扣门声音。丽娘提着火筒,跳到了门口,寻思道,天色这么已晚了,谁还会来我家呀?不会是强盗吧?

    笃笃——又是一阵敲门声。

    这古田地区强盗土匪经常出没的,梁国的军队此刻撤走了,不会是来抢我去做压寨夫人吧?

    丽娘自言自语道,心里扑通扑通地跳的厉害,虽然自己有那么一点点无功,对付打家劫舍的强盗,还是不够用的,更何况地上还躺着自己的欢喜冤家萧四狗,得保护这个晕过去的丈夫,好拳难敌四手。

    不,不会的。萧四狗家里一穷二白的,强盗土匪看不上眼的。可是本宫是萧铣的女人,也是貌美如花的哦,强盗是不是……

    丽娘安慰自己,将手中的火筒轻轻放下,蹑手蹑脚走到放刀架的那里,取下来一把砍山的长刀,握在手里,再次回到门边。

    “请问,有人在家吗?”外边的人终于开口说话了。

    “谁呀,这黑灯瞎火的?”丽娘贴着门朝外边喊道。

    “丽妃娘娘,你把门打开啊,我是岑文本啊。”

    “岑文本?”丽娘一听是岑文本,才放心些了,将砍刀别在了腰间,而后拿掉了门闩。

    就在开门的一刹那,她惊呆了,四五十身穿铠甲的士兵举着火把,一个个满头大汗的,整整齐齐分为两队,每个人肩膀上边扛着一个麻袋,其中还有两个是背着钱袋的。

    “你们这是要干啥?”丽娘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破破烂烂的房子前边居然来了这么多士兵。

    “回丽妃,臣奉大王之命,给你送钱粮来了。”岑文本手中拿着一封信和一张清单,交给了丽娘。

    “岑大人,快,快,快屋里坐。”丽娘接过了信件,而后提着茶壶倒茶,端在一个盘子里,招呼门外的士兵们,“兄弟们,都渴了吧,喝点水吧。”

    “兄弟们,都进来吧。”岑文本进了屋,召唤士兵将肩上的麻袋堆往在堂屋的一角,放下东西,在屋子里挤满了。

    “不用了,丽妃娘娘。”岑文本作揖道,“大王吩咐过了,让我们交了物品,就走的。臣还要紧急任务,得连夜赶回去。”

    “这哪成啊,你们跑了这么远的路。一定得饿坏了,得吃了饭再走。”丽娘急急说道。

    “真的不能耽搁一刻……”岑文本突然看到厨房地上躺着的萧四狗,又看看丽娘身上那把明晃晃的砍刀,“丽娘,这男人是谁啊?”

    “哦,这是我的男人,萧四狗,他抽风着呢,别管他。”丽娘笑道。

    “那他手里怎么还拿着一根木棒?”岑文本又问。

    “他的腿脚不好……”

    丽娘还没有说完,萧四狗醒来了,一见屋子里一下来了这么多士兵,吓得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跪在丽娘的跟前,惊诧不已:“婆娘,你啥时候叫来了这么多的帮手……”

    “是呀,欺辱本宫,知道后果是什么吗?”丽娘突然脸色大变,从腰上抽出来砍刀,架在萧四狗的脖子上。她要吓吓萧四狗,自编自导自演,演一出“悍女治夫”黑色幽默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