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骑马向西走了两个多时辰,来到了一处地方,到处都有马匹践踏过的痕迹,青草被碾压的粉粹。

    “此处就是刚才匈奴与汉军交战的地方。”赵破奴介绍着说道。

    “哦?”霍去病闻言,仔细打量了一下,偶有一些箭矢稀疏的插在地上,零散的分布着,策马前进了几十步,才偶尔能发现一些血迹,相当的稀少,皱了一下眉头,疑惑的问道:“你们当时多少人?汉军又是多少人?”

    赵破奴回忆了一下说道:“当时我们由一个百夫长统领,不过百十多人,汉军要比我们多上数倍,应有五百以上。双方试探的交锋了一下,谁也奈何不得谁,不过后来从侧面又杀出一队骑兵,约有百人,把我们冲散了,双方损失都不大,汉军折损不过数十人,我们这边约有十二三个被杀伤,余下的就四散而去了。”

    霍去病闻言,抬头扫视了一周后,没有发现双方的尸体,看不出此处有过太多激战的痕迹,因此有些失望,回头问道:“我该如何才能够从远处,一观战场呢?”

    “我们不妨跟着痕迹,追上一些匈奴,他们若是聚合到一起,想必早晚会有一战。不过,此法甚是危险。”赵破奴犹豫的建议着。

    “不可。我们人数甚少,且他们若是汇聚到一起,必有射雕之士在外巡查,万分危险。”高不识插言说道。

    霍去病听到赵破奴和高不识的话后,沉吟了一会儿,问道:“此处可有高地?”

    赵破奴指向西北的方向,说道:“我从草原过来的时候,那边有一处孤山,算不上太高。”

    霍去病点了点头,说道:“我们就去那里。晚上就在那里过夜,三天之后无论是否看到战局,都返回上谷。”

    高不识和赵破奴都没有反对,三人便一起向西北方向前行,一路上再没遇到残兵流寇,安全的到达了那座孤山。

    第三天的早上,朝阳刚刚从远处的天边升起,还在朦胧睡意中霍去病,被一阵阵颤动惊醒,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耳边就听到了远处的一阵阵喊杀声,种种异状一下子驱散了霍去病的睡意,马上起身,登上了山头,远远的望了过去。

    只见远处一块平坦的土地上,两股洪流卷起无尽的烟尘,带着震颤大地的威能,迅速的接近着,无数的呼喊宛若惊雷一般,回荡在天地之中,即便距离遥远的霍去病此刻也不禁为眼前的景象震撼着。

    如果说前两天和匈奴的遭遇,是惊险万分的话,那么此刻,只有磅礴,雄壮来形容眼前的金戈铁马,数千人的冲锋带着死亡的煞气,狠狠的撞向了对方。

    “轰”的一声,这个响声并不是由一两个骑兵对撞而产生的声响,而是无数个骑兵用着自己的坐骑,身躯,铁甲,生命,在刹那间,同时的碰撞后,汇集到了一起,才完成了这个惊天动地的声音,瞬间无数的生命,在这个声响过后,便悄无生息的陨落了。

    那是最英勇战士的挽歌,那也是无数铁血男儿在战场上用生命演奏出最后的绝唱。

    杀戮仍在持续着,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有一条条鲜活的生命被死神的镰刀收割着。

    这是霍去病第一次亲眼见识到了战斗,亲眼见识到了成规模的战斗,和眼前相比,自己那场遭遇战简直就像大海中的一朵不起眼的浪花一般,转瞬即逝,不会激起丝毫的波澜。

    “咚。。。咚。。。咚。。。“战鼓整齐的发出震耳的回响,战车从大汉军队的后阵缓缓推向了战场,一排排,一列列,缓慢而又坚定的向前行进着,偶尔会有几个匈奴战士因为冲击的过猛,没有来得及操控自己的战马,硬生生的撞了上去。

    眨眼之间,便被撕得粉碎,血肉散落到了地上,缓缓染红了大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