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网游动漫 > 公转 > 第7章
    到目前为止,我已经能确定,我被动的忘记了一些事。

    这些事集中在我的大二,尚在城都大学就读的时间里,或者范围再缩小一些,我遗忘的所有内容,都围绕着那门名为《精灵的起源与进化》的公共课。

    早晨趁阿勃梭鲁还在睡觉,我在酒店外久违地点了根烟,顺带用终端联系了一下城都大学的教授。

    “最近在忙什么,教授?”我吸了口烟,笑着和他寒暄,“我想请您查一下,我大二那个学期,《精灵的起源与进化》这门公共课的老师是谁。”

    “怎么突然想查这个?我来找找。”这名教授十分年轻,称得上一句年少有为,也与我关系最好。我听见电话那头响了几声键盘声音,他的声音又传过来:“嘛,你毕业有三年了吧?信息库里前几年的一次更新损坏了不少源文件,我只查到这位老师是城都大学外聘的,叫……嗯?这名字……倒是和灾兽重名啊。”

    我脑中轰地一声巨响。

    “还有张教学资料的图片,我给你传真过来么?小寅?”

    “……好,”我艰涩地说,“麻烦你了。”

    那张图片上,穿着笔挺正装,一头银白短发,中间夹杂着一绺玄黑头发的老师,我不必多看,就知道这是阿勃梭鲁。

    但并非是在房间里睡觉的阿勃梭鲁,而是昨夜在我梦中出现的那只阿勃梭鲁。

    “没有时间了”究竟是什么意思?一根烟燃尽,我把它掐灭在公共熄烟槽里,不禁又抬手覆上我右胸。这里与心脏相隔不过咫尺,如果阿勃梭鲁有心取我的命,那他觊觎的怎么都该是左侧。

    我并不相信真有那样神通广大的能力,能够令我完整的忘记一段记忆,科学告诉我们,这只是心理暗示的一种,而通过不断地刺激和回忆,完全可以根除这种心理暗示。我反复回响着我的大二,《精灵的起源与进化》这门公共课期末布置的课题,包括我找寻资料后从图书馆出来的每一个瞬间——有人靠在图书馆门口等我,他眉眼愈发清晰,最后描摹出来的是那张成熟的、冷淡的,长大了一些的阿勃梭鲁的脸。

    我与他的关系这样密切么?我不禁想,但酒店内的阿勃梭鲁在头次见面时对我表现出来的是素未蒙面的敌意,难道这是他的儿子?——不,直觉让我否认了这个想法,他们显而易见就是同一只。

    我头脑中一阵炸裂的疼痛,不得不用手撑了一下路灯才稳**形。

    而同时,一段陌生又熟悉的记忆浮上我的脑海。

    我在和那位成熟的阿勃梭鲁接吻。

    不,应该说,我单手制着那位成熟的阿勃梭鲁的肩膀,强吻他。

    我又要裂开了。

    现在我已经能确定,我忘掉的那一段记忆,是我和阿勃梭鲁认识、恋爱……尚待确认,也许是我单方面强迫,然后这门课结课,接着他离开城都大学的所有记忆。

    我走进卧房,看到在床上窝着的那位呼吸平稳的灾兽时,头一次感觉到了惊涛骇浪之下勉力维持平静的痛苦。

    紧接着我不得不承认,他向来对我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即使我不存在那段曾经相爱的记忆,我仍然对这位阿勃梭鲁牵肠挂肚,不然也不会将稳妥的工作辞掉,千里迢迢地陪他来到桔梗市。我坐在床边借着窗帘没拉紧透进来的一缕光看他,手指顺着他的刘海滑到他嘴唇,温热又柔软,我曾经无数次的亲吻过这里。

    ……为什么会变小,又为什么将自己弄得这样狼狈?

    这时,我感到有什么东西攥住了我的手腕。

    然后一阵天旋地转,阿勃梭鲁将我和他的位置颠倒,骑在我身上,他嘴唇被我摩挲得有点泛红,一双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