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科幻小说 > 走火 > 正文 求生,求死
    他可以一如往常的生活,也可以继续爱一个人,他走在人群中其实和那些青春盎然的少年并没有多大的区别,但偌大的北京,谁都有一根不可触碰的警戒线,非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大概是他骨子里近乎于绝情的果决。

    康雪无数次的想,她见过的患者从西单排到东单,可从来没有一个人像他这样对自己这么狠过。

    她所谓的'狠'也不是破罐子破摔,不是抑郁躁郁心理障碍多重人格导致一了百了,而是超乎常人的求生欲望,就好像他对面是一扇通往痊愈的大门,淌过面前拿刀尖铺成的路就可以重生,于是他义无反顾,丧失痛觉感知,流了一地的鲜血,最终打开了那扇门。

    那时候她就跟在他身边,看着他站起来,捂紧了伤口,擦干净血渍,以一副焕然一新的样子推开门,她也看到了,门那边站着的,是萧升。

    “再过十分钟该醒了。”

    “好,他怎么样?”

    “抑郁症很轻微了,服药再加上回到你身边,明天去医院挂号做一个全身检查,结果出来如果没什么问题,那我们面临的困难基本上少了一大半。”

    “还要做评估吗?”

    “要的,我会打给你,到时带他来,额,关于应激障碍,这是个持久战,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好……我,我知道。”

    孟以冬醒来时,外头对话的声音减弱了,他没有动弹,睁着眼看着面前的摆珠发呆。

    也不知道是不是康雪故意而为,每次催眠过后,他总是不能够想起自己回答过哪些问题,大脑仿佛自动刨去了这一部分内容,让他陷在这种短暂的失忆中久久缓不过神。

    “醒啦?”

    是康雪的声音,她走了进来,“快九点了,要不要请我吃个晚餐?”

    “当然,”孟以冬回过头,萧升便到了他身边,“我订了位置,你跟康雪慢慢下来,我去开车。”

    “行。”

    萧升去拿车,孟以冬才坐起身子,康雪没急着走,靠在柜台边看着他,“如果你做好准备了,告诉我,我陪你去见她。”

    孟以冬很迅速的点了下头,站起身朝外走,两人先后进了电梯,数字一个个下降,到一楼开门前,孟以冬又说,还是我自己去吧。

    他心里的伤结了厚厚的痂,饶是康雪也不太确定,他要见的人到底是会为此感到悲悯,还是会在这痂壳上再划上一刀。

    晚餐结束,送康雪回家后,他们在楼下碰到了周远扬,那人坐在台阶上抽烟,身边横七竖八摆着好些个易拉罐。

    孟以冬忙不迭的过去,刚走近便听见他说,“舍得回来啦,我敲半天门没动静……”

    “上去吧。”孟以冬俯**子要去搀他,还未使力气就被萧升抢了过去,周远扬挂在他身上,步子还算稳健,嘴里道,“真有意思,几瓶啤酒还能把我喝醉了不成?”

    孟以冬收拾了他留下的残局,跟上来摁了电梯,“你干嘛不打给我?”

    “嗐,我没手机,”周远扬说,“手机被我扔马桶里了,还没买新的。”

    孟以冬撞上萧升的目光,对方轻轻摇头,孟以冬便不问了,电梯一路上去,直到进了门,把人放在了沙发上,萧升才把人拉过来悄声说,“我给邢宗明打个电话,你照顾他一会儿。”

    孟以冬回头看了眼周远扬,说好。

    邢宗明电话接的很快,问题仍旧长驱直入,“他怎么样?”

    萧升隔着门缝看了眼外头,周远扬正跟孟以冬撒泼呢,于是道,“不算好,我知道你在芝加哥,什么时候回来?”

    那头默了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