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 摄氏零度 > 第六章
    这天提早关门,林母匆匆回家,电瓶车刚过小区门口,便听趁傍晚在运动区闲聊的妇人们谈着邻间八卦,她开车速度不快,因此模糊听见一声“陶家”,满腹疑惑地停车上楼,傍晚电梯热闹极了,走走停停好几回,来往的房客嘴碎多言,得以叫她将这事了解得七七八八。

    终于抵达,她先冲到陶家门口,举起欲敲门的手犹豫许久又落下,想着陶母必定不想要人看笑话,虽然担心,但也不该这时候再戳人伤疤。于是她在两道门中间徘徊几趟,最终还是回了自己家。

    意外的是,早该在家待着看书写作业的林粟却不见人影,她在窗口探头搜寻,仍不见他人。

    林粟抱着医药箱坐在长椅上,先拿电池风扇往陶觉脚边一放,省得他到时再被咬得满腿包,接着取出医药箱,给他嘴角上些味道奇怪的药。

    陶觉最挑剔,闻着那药水味道奇怪就不想抹,身子拼命往后撤,但还是被压在椅背上,林粟攥着他下巴,专心致志地给他抹药,看他忍不住舔嘴唇,只差一点就碰上棉签,忙收回了,提醒他不要乱动。

    “先不说我伤不太疼了,我这原装下巴被你一抓,待会儿变形怎麽办,我以后好歹也是靠脸吃饭的人呢。”陶觉取笑。

    “不要乱动,”林粟倒正经,“涂完这个,明天应该能消肿。”

    “我跟你说话呢。”

    “你既然知道你要靠脸吃饭,为什麽还要动手,你虽然年轻,但在他面前总是难免要吃亏的。”

    “别跟我提他,”陶觉语调下拐,仰高的眼中忽然多了另一双眼睛,他挪开,顺便将林粟半压着自己的身体也推走,“他要还当我是儿子,就根本不会做出那种丑事来。”

    “今天的事太巧了。”

    “巧吗?我反倒觉得很适当。如果不是今天,我恐怕还当他一直不回家是忙工作,现在我知道了,原来他不是不回家,而是回他另一个家,”陶觉揉着酸痛的嘴角,低声道,“说来特别好笑,我喊他爸,到头来我都快不认识他,只觉得今天这个人跟我印象中的不一样,完全不一样,我喊不了他爸,像对着一个陌生人。”

    “都过去了。”

    “过得去吗?我能过去,我妈呢,她大学刚毕业就跟着他私奔,从北往南跑,师范大学毕业,到头来只当个初中老师,后来有了我,她就更走不了了,结果现在跟她说,全是假的,她以为的梦啊家庭啊全是假的,她跟着跑的男人其实是个孬种,外面养女人,甚至孩子都要生了,她还被蒙在鼓里。你说凭什麽,她就要受这些苦?”

    “但当初也是阿姨自愿的,后来的那些事谁都料不到,再后悔都没用。”

    “对,你说得对,所以我们不要了,我不需要这种爸爸,她也不需要这种丈夫,受过一回苦,人总该长点记性。”

    林粟握着棉签,看它跟着自己右手的劲道慢慢弯折,直至折断:“你会觉得可惜吗?像你说的,那麽绝然把自己曾经很崇拜的爸爸扔掉,你会觉得可惜吗?”

    “不会。”

    “为什麽?”

    “这种人不值得别人可惜。他小时候教我诚实,教我责任,结果呢,他自己都没有做到,那我又为什麽要为这种父亲感到可惜?”陶觉吐一口气,夜色静悄悄,他没得到林粟的下句话,扭头看他,却撞进他黑沉沉的眼底,“怎麽了?”

    林粟很慌张,那是一种他难以形容的慌张,他意识到,就在陶觉那段没有心肝的回答中,被丢弃的人不止一个陶彦东,还有他林粟。既然陶觉可以把有血缘关系的父亲都扔掉,那麽林粟呢,一个勉强和他称得上青梅竹马的弟弟的男孩,对他来说又会有什麽是足够留恋的,再过两年,别说像他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