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玄幻魔法 > 迷穀语 > 第4章 第 4 章
    过了年,放了焰火,第二日便是除夕了。按照祖宗旧例,每年的这个时候,皇帝都要留宿中宫。荣北铎虽然不是个循规蹈矩的皇帝,但是表面上的功夫却是不惜耗费心力做好的。毕竟倘若自己为了一时的痛快废了祖制,再受到群臣的指责是得不偿失的。

    “皇上还不休息吗?”烛火摇曳,宁诩略低着头瞧着那略显明亮的烛火,眸中的光随着烛火的跳跃明明灭灭,她慢条斯理地抿了一口青瓷杯中的茶水,用茶盖拨了拨杯中的茶叶,看了一眼手中捧着奏折的荣北铎,这样问道。

    “马上便是除夕了,年前的事务朕总不能堆到年后吧。”荣北铎放下奏折,捏了捏自己的鼻梁,闭目养神道:“皇后今日有心事。”

    荣北铎本就是心思深沉之人,宁诩今日的不对劲他如何看不透,可是他对于宁诩的心事毫不关心,只是表面上表现得像是碍着面子不好直接过问的模样。

    “臣妾今日去了趟梅园,偶然遇见了一个颇有意思的小家伙。”宁诩斟酌着字句,笑得温婉。她如何不知道荣北铎的敏感多疑,只是眼下荣琰来央华宫一事不宜再拖,迟则生变,便只好铤而走险了。

    “小家伙?”荣北铎睁开眼睛,挑眉看着宁诩,他知道宁诩素来对诸事淡泊,唯独在意的只有嫡子荣珺。就连自己都是排不上号的,他没有深想,又半合着眼,只漫不经心地问道:“皇后今日是碰上了宫里哪个孩子?”

    “臣妾今日······碰见了三公主。”

    惊雷一般,荣北铎的眼睛猛地睁开扫向宁诩,他瞳孔一缩,下眼睑向上收缩,一瞬间的锐利爆发出来,像极了蓄势待发的猎豹。

    宁诩与他相识多年,自然知道这样锋利尖锐的模样,才是这位大历皇帝真正的样子。

    这句话像是拾起了一把被自己可以丢弃许久的钥匙,打开了尘封已久的布满灰尘的厚重大门,回忆波涛汹涌般铺天盖地地向他袭来,荣北铎一时之间竟失了神。

    “荣北铎,就算你得到了这个位置又如何?你永远都不可能代替他的!”

    “荣北铎,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荣北铎,我可以死,但我的孩子是无辜的。你要向我保证护她一世无忧,这是你欠我们的!否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那个如花般绚烂的女人曾字字泣血地同自己这样说,她短暂地存在过,在自己的生命中,可是又是因为自己,让她的生命如烟花般短暂。

    每年的焰火都会勾起荣北铎的回忆,他与她自小相识,深知她最爱的,便是这每年一次的焰火。而自己最爱的,也不过是焰火绽放的瞬间她的笑颜。只是到了后来,是自己一手促成的让她离开了自己。

    她的心从未为自己停留过。荣北铎清楚的知道这一点。

    齐华蝶,你当真好狠的心。

    “皇兄已经死了,华蝶,为什么就不能是我呢?”

    “他何等的磊落,你不过就是谋权篡位的小人!”

    回忆如潮水般涌来,又仿佛是轰然的重锤落在心上,荣北铎的呼吸急促了起来。

    “陛下,您觉得呢?”宁诩的声音突兀地响了起来,荣北铎一惊,这才清醒了起来,他揉了揉眉心,有些疲惫道:“后宫中有什么事是皇后不能拿主意的?”

    “臣妾方才说,想将三公主接到央华宫中教导。”宁诩站起身,深深一拜,“今日臣妾见到这孩子,方才觉得她像极了故人,臣妾曾答应······要好好教导三公主——”

    “罢了,你做主便是。”荣北铎疲惫地摆了摆手,打断宁诩接下来要说的话:“朕今日有些累了,先去就寝了,皇后自便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