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修澜之所以会这么惊讶,是因为看见Lynn,勾起他一些不美好的回忆。

    人的回忆能追溯很远,要从他的家庭说起。

    贺修澜家里父母都是老师,还不是普通的老师,在大学任职,一个系主任一个院领导,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在这种家庭里成长起来的孩子,必然是被父母寄予厚望的,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按着规划好的路线一步一个脚印的成长。

    但贺修澜恰恰是那棵不远生长在条条框框里的歪脖子树,在学习方面得过且过,还非常以自我为中心。具体表现在作业想写就写,不写就玩,碰上考试时困了,先呼呼睡一觉再说。尽管这样,他的学习成绩竟然奇迹般的没有吊车尾,排在年级中游。大概是遗传了父母的好头脑,让多少在外面辛勤补课的学生觉得自己花的这钱真冤枉。

    人聪明,但就是不肯努力,每次开家长会,老师都要苦口婆心说“要是贺修澜能稍微听点课,成绩绝对名列前茅”。爹妈回家教育,贺修澜依然我行我素,你们说你们的,我玩我的。

    所以后来他想辍学去打游戏也是情有可原,早在数年前电子竞技已经得到广泛认可,也是一项能为国争光的体育项目,去打电竞早已不是什么不学无术的选择。但贺修澜的父母却是一万个不同意,坚决反对自家儿子也加入网瘾少年的队列,贺修澜一怒之下,逃课大半个月,玩离家出走,背地里偷偷报名了MOC青训营。

    离家出走这一招的确是让贺家父母惊慌失措,又是打电话报警又是贴寻人启事的,直到后来在一家网吧里逮到贺修澜。贺修澜正戴着耳机在排位,忽然给关了电脑,当即便跳起来,回头看见自己妈妈怒气冲冲站在身后,眼睛鼻子都在冒火,眉毛都快烧起来了。

    贺修澜沉默不语,等着挨一顿打,没料到贺母一把抱住他,眼泪流下来:“澜澜,你别乱跑了,把妈妈吓死了,你想打游戏就打游戏,妈妈不拦你,你平平安安的就好!”

    万万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通过了家庭难关,贺修澜惊讶之余抱紧母亲:“妈妈,我难得找到一个想要实现的人生目标,一定会努力的。”

    于是贺修澜立志勤奋努力,他距离官方规定正式参赛的年纪还差一年,并且也不知道有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能在人才济济的青训营里脱颖而出,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先努力进入第一梯队成为替补选手。抱着这样的理想,贺修澜通过青训营试训之后,便以一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态度开始为未来的职业生涯拼搏。

    后来他的生命里出现了一个打乱他所有计划的男人,笑起来一双桃花眼勾人无比,心眼也是大大的坏。

    遇见迟砚川绝对是贺修澜的厄运。他成名太早,比贺修澜大不了几岁的年纪已经顶着“灭神”的称号,虽然当时MOC还没有得到一个S赛冠军来证明在世界LOL圈的地位,但迟砚川已经被媒体封神,夸成实力第一的ADC,圈内圈外混得风生水起。贺修澜开始玩LOL时正好是迟砚川刚出道一战成名的时候,可以说他会加入MOC一定程度上是受迟砚川影响。

    不过见到真人之后,那股在心底淡淡的尊重也随着迟砚川无理且有病的骚操作大打折扣,在一起之后更是失去那股对前辈的敬重感。迟砚川宠着他疼着他,他照单全收,理所应当的享受一切照顾。

    他全身心依赖迟砚川,偷偷摸摸搞地下情的同时心底也在隐隐担忧,担心给俱乐部发现、害怕给父母知道。俱乐部先放在一边,父母那边绝对是道过不去的坎。原先来打职业联赛已经让他们失望至极,再拉着个男人到面前告诉他们“爸、妈,这是我对象”,他敢保证爸妈不是气死就是要把他给抽死。

    因此迟砚川的事他一直瞒着,假期回家也极少和他联系,该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