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庆祝七班在运动会的成绩冲进了前三,胡有为大手一挥,邀请顾非他们去他家吃烧烤。星期六那天,刚好还是胡有为的生日,胡有为爸妈还在国外没时间回来,听了胡有为想邀请同学办生日会,直接同意胡有为去他们家城郊的别墅。

    顾非和俊可一早去了趟医院,之后胡有为就打来电话说别墅那边的烧烤调料没多少了,叫顾非他们来的时候买一些。顾非挂完电话摇了摇头,笑着给俊可说了情况,两人不得已又在附近超市找烧烤调料。

    去胡有为别墅要坐地铁去汽车站,然后坐半个多小时汽车才能抵达郊区。

    顾非和俊可挤上地铁的时候,正是人流量最多的几个站,上去之后,几乎是人挤人。

    顾非个子较高,一只手握着扶手,一只手抓着俊可肩膀。后来实在是太挤了,顾非干脆将两只手都用来稳住俊可身体了。

    俊可后背紧紧贴着顾非的胸前,人挤人的现状下,他很明显能够感受到吹到他耳边的呼吸,以及顾非那有力的肌肉。

    顾非因为双手搭在俊可双肩上不是很得劲儿,渐渐地,顾非无意识下的将搭在双肩上的手变成拥抱住俊可的姿势。顾非尽量把俊可环抱在自己怀里,让俊可的身体靠自己更紧一些,少受到其他人的拥挤。

    地铁上人多,谁也没怎注意两个少年的姿势。俊可有些敏感,但相对于和陌生人身体贴身体,对于更接近顾非,他没有丝毫反感,何况在这种人挤人的情况下,他也就任由着顾非双手按在自己腰上了。

    俊可自己的心理作用,他的脸渐渐红起来了。此时的他背对着顾非,总感觉屁股对着顾非不是很好,等到下一站,上车下车人口流动的时候,俊可有些扭捏地转了个身。

    和顾非对视一眼后,俊可把头低下了。

    顾非看着俊可主动转身,这样子抱着似乎更有感觉,于是手经不住要在俊可的腰上捏一把,在俊可耳边低语:“俊可,你的腰好软。”

    “别得寸进尺。”俊可尽量不去看对方的眼睛,扫视了一下周围的人,发现没几个人注意到此刻拥抱着的他们,也就稍微松了一口气。

    过了几站之后,人少了起来,但还是没有座位,两人靠着玻璃门,顾非肩膀挨着俊可肩膀。

    俊可从对面的玻璃门的倒影中看见他和顾非,看了一会儿,便小声地喊了一声。

    顾非一直在看到哪一站了,听到俊可叫了一声自己,歪头嗯了一声,看向俊可。

    俊可踌躇了一会儿,才问道:“今天,班里来了几个人啊?”

    “你和我,然后胡有为还邀请了江一燕、三班的傅梦竹、还有一个陈醉,我知道的只有这几个。”

    俊可看着倒影里的顾非低头和他说话,他本来不是要问这个问题的,他知道胡有为邀请了哪些人。

    快到汽车站的时候,江一燕打来了电话,她和傅梦竹还有陈醉已经到汽车站了,就差顾非和俊可两人了。

    顾非在电话里回了句就快到了马上就要到了,然后挂了电话。

    到了汽车站,这还是俊可第一次见到陈醉这个人,听傅梦竹介绍,他是三班的学习委员,平时在班级说话少,和胡有为是亲戚关系。俊可以前在成绩榜上见到过陈醉的名字,也是三班第一第二的存在,只是从来都没见过陈醉本人。陈醉推了推眼镜,腼腆的朝顾非和俊可打招呼。

    陈醉个子和俊可差不多高,不过看过去比俊可还要瘦,站在傅梦竹旁边,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

    五人抵达胡有为家别墅的时候已是中午。

    别墅建在山脚,别墅一侧是一大块草坪,胡有为带着五个人过去的时候,发现草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